屍骨的餘音(2)

2018-08-01

骨頭,是肉身唯一可以留下的東西。它不會說謊,猶如一個穿越時空的時間囊,記載著一個人一生的故事。 法醫科的工作不只是抓兇手那麼簡單,最重要是把過去及將來連結起來。過去,是眼前的屍骸到底經歷了甚麼;將來,是重新振作的力量。若要簡單地將法醫科專科醫生和法醫人類學家分類,可說是前者會處理帶有軟組織的屍體;後者則多接觸進階腐化,甚至骨頭化的屍骸。兩者最大的分別是,法醫人類學家經常會協助戰爭罪案及大型傷亡事件的調查工作,是一個充滿人道主義色彩的專業。今天在波斯尼亞、克羅地亞、柬埔寨、索馬里蘭、東帝汶等地找到以十年計的戰爭痕跡及萬人塚,雖然法醫人類學家未必能為災難性或大屠殺事件中的死者逐一尋回身份,卻有收集戰犯罪證、為被欺壓的群體發聲的作用。既然我們具備這種與亡魂溝通的科學本領,就有責任令他們的經歷或際遇重新揭示予後人知道,絕不容許真相就此埋在泥土裡。 真相,不能起死回生,但能令受害者的聲音被聽見,為他們討回公道。

No Comments

發佈留言